飘自土地的声音、植根民间的“乡味”是我们心灵的故乡—— 让民间文化载动更多乡愁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这是一个乡愁泛滥的时代。乡愁,既是个人情感的体验,也承载着社会的变迁和时代的厚重记忆。乡愁何解?唯有“乡味”。这“乡味”,有时是家乡的一口水、门前的一株梅,有时,则是那飘自土地的声音、植根民间的文艺。

  民间文化勾勒和见证着城乡往日的图景,也不断给人以能够寄放乡愁的心灵慰藉。所以,一方面是民间文化的式微,另一方面,人们在心灵深处对传统民间文化艺术的呼唤也越来越强烈。鼓儿哼、剪纸、捏泥人、皮影戏、舞龙舞狮……这些从土地传来的声音和手艺,总能为我们带来一种文化的认同和归属。坚守并振兴民间文化,激活民间文化生命力并使其传承有序,方能让我们的生命和心灵都拥有自己的故乡。

  作为楚文化的发祥地、汉文化的昌盛地,漫长的岁月孕育了南阳灿烂的地域文化,形成了丰厚的民间文化资源。动听的吹打,灵动的龙舞,多彩的民俗,那些妙趣横生的表演、充满乡味的弹唱、留着手艺人体温的小玩艺,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辉煌的过去,一度是物质和文化生活匮乏时代人们喜闻乐见的精神消遣。

  现在的年轻人,也许无法想像那些植根于乡土、如今只是偶然一见的民间文化当年的盛况。如今仅存于邓州市桑庄镇孔庄村的罗卷戏,曾唱红整个中原大地,所到之处万人空巷;如今偶然可闻的鼓儿哼,曾唱响南阳城市乡村,每到一处都人山人海;如今生存空间略显狭窄的桐柏皮影戏,曾演遍本县及周边县的村村寨寨,十里八乡竞相追看。还有大量从土地上传来的曲艺、戏曲,在当年都曾流传甚广甚至人人都能哼唱上一段。还有那些栩栩如生的捏面人、那些不仅精美还能一饱口福的糖画、那些带着时光味道的剪纸,无不散发着清新的泥土芳香、萦绕着人们关于童年的回忆。这是一种沉淀入生命的文化记忆,即使步入了新时代,对传统乡土的眷顾已然成为我们无法舍弃的文化乡愁。

  在时代的快速发展中,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中,在机械化批量生产的打击下,大量民间文化甚至诸多“非遗”迅速衰败、步入式微的发展窘境。只是还有许多民间文化人在寂寞中坚守,努力挽留那些悠远的弦歌和乡愁……

  今年的南阳市端午民俗文化节上,宛城区民协黄台岗龙狮队精彩的舞狮表演赢得了一片喝彩。领队金成高说,他曾跟着老师王恒印夺得过全国南北狮王争霸赛和全国农运会的冠军,团队有过连续四年参加全国性舞狮比赛都夺得第一的辉煌。如今接过老师的棒,他开始带领一帮年轻小伙舞起龙狮,“我小时候,附近村庄都有舞狮队,我喜欢看也很想演,所以后来学武术和舞龙狮时特别肯吃苦。”只是如今舞龙舞狮仅在春节时比较有市场,所以他的队员总是有流失。但他准备把舞龙舞狮一直坚持搞下去,“每次演出都能感觉到大家对传统民俗文化的喜爱,不管到哪里,人们看到我们就围上来了,发自内心地为我们鼓掌。”同样来自宛城区民协的杨芬荣擅长剪纸,但令她遗憾的是自己身边会剪纸的人寥寥无几,所以遇到愿意学的,她都会热心地去教。还有糖画艺人李丽,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十二生肖、飞禽走兽,在她挥勺勾画下生动传神……

  当千城一面为人诟病,人们才惊觉民间文化的积淀也在被一点点抽空,传统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弘扬近年来也得到了自上而下的高度重视。如何让民间文化薪火相传?除了民间文化人的守望与坚持外,还应求新求变,扩大影响,千方百计激活其生命力。

  为扩大南阳剪纸影响力,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剪纸文化、南阳文化,杨芬荣正考虑开设剪纸展示馆,让这一传统技艺的魅力深入人心。为适应现代化城市管理,新野猴戏放弃街头表演,尝试与旅游结合,利用景区平台促进猴戏发展,甚至参与了多部影视剧拍摄。内乡宛梆也入驻内乡县衙,不断推出的反腐倡廉题材与县衙景区文化十分契合,深受游客欢迎……在进一步推动民间文化创作活动、促进民间技艺传承发展上,各级民协组织也发挥了积极作用。宛城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余明怀说,民协工作是传承历史和文脉的工作,发展的关键在创新,创新的关键在人才队伍,他们将深入发掘民间资源和优秀文艺人才,在做好民间文化传承同时不断创新,在赋予民间文化新的内涵中努力打响品牌,“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全媒体记者 李萍 文/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