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热岛”和“焚风”惹的祸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夏季,常做城际穿梭的人会感到石家庄与“四大火炉城”的不同,即使是同样高的气温,热感也不一样。河北省气象台的专家称这是受不同气候影响所致。武汉、南京等“火炉”城市主要受海洋性暖湿气团控制,高温高湿,昼夜温差小,闷热潮湿的天气让人不易排汗,十分难受;而石家庄主要受大陆性气团影响,气候相对干燥,夏季酷热日数较少。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既然石家庄称不上“火炉城”,夏季热感为何日益强烈?

  城市“热岛效应”是指城市比周围地区气温高,尤其是夏天,市区与郊区的温度相差几度,乡村的温度又比郊区的温度低些。如果将高温区用红色描述,低温区用蓝色描述,城市就像汪洋大海中的孤岛,气象学上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城市“热岛效应”。

  近些年,随着石家庄的高速发展,城市越来越大,“热岛效应”也越来越明显。“热岛效应”主要出现在工业发达的城市,我国观测到的最大“热岛效应”在北京,为9℃,其次是上海,为68℃。近年石家庄“热岛效应”对城区温度的影响也越来越强烈。

  热岛主要由粉尘形成。工厂排放的粉尘、二氧化碳(温室气体)、废气,汽车尾气以及居民消耗的能源气体覆盖在城市上空,它们善于吸收长波辐射,可明显增加温度。另外随着石家庄的不断扩大,高楼相连,马路纵横,而水泥建筑、马路热容量小,吸热能力强。在夏季烈日照射下,马路上的温度要比土地上的温度高18℃20℃,由于白天大量吸热,夜晚持续散发热量,造成市区温度降不下来。另外,高度硬化的城市地面,使得降雨之后雨水很快从排水管道流失,其可供蒸发的水分远比农田绿野少,消耗于蒸发的潜热亦少。加上现代城市人口密集,家庭中大量使用电冰箱、空调等电器,对高温天气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热岛效应”是城市不断发展的必然产物,尚可通过植绿,改变建筑物外表颜色等减轻,但“焚风效应”为自然现象,人们无力改变。

  焚风是石家庄地区显著的气候特征。当湿空气东移越过太行山,在山脉背风坡一侧下沉时,气团每下降100米,气温升高06℃,使气团变得又干又热。气团所经之地气温会迅速升高,湿度明显下降,这种空气流动形成的风就是焚风。据统计,石家庄年平均焚风为19天,最多的年份可达49天,1990年12月21日,一次较强的焚风曾在10分钟内使气温升高131℃,相对湿度下降52。

  “焚风效应”主要出现在冬季和春秋,夏季出现的几率为5左右。在春季,不约而至的焚风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石家庄的人们带入夏季。2001年5月15日至22日,石家庄的最高气温达到了32℃38℃,17日至20日更高达35℃38℃,比历年气温偏高7℃。迅速攀升的气温除了与当时干旱少雨有关系外,“焚风效应”加剧了城市的“热”情。

  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空调及降温食品、降温衣物的普及,使得人们对降温介质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另外人们体质和适应力的减弱,也使得耐热性大打折扣。长时间呆在装有空调的房间和汽车里,突然走出来后,会感到高温难耐。

  郭迎春说,其实从历史气象资料看,石家庄历年都有一段时间很热,人们大可不必为“火炉”是否会转到石家庄而惊恐,石家庄根本不会成为武汉、南京、重庆等长江流域上那样的“火炉城”,而气象部门也会根据气温的升高,及时做出高温预报,提醒人们预防中暑。

  十几年前,在夏季没感到石家庄很热。当时我住的是人字屋脊的平房,房子的前面有几棵高大的杨树。房子几乎全部掩映在树阴之下。就是在盛夏,屋子里也不是很热,几乎连电扇也很少用。

  有一年,为了用木材,把树锯掉了,当年就遭到了惩罚。我的平房像蒸笼一样,中午晚上睡不着觉。顺应天意,第二年赶快植树,三年过后,长起来的树又开始起遮阳作用,屋内开始变凉爽了。

  去年夏天的“八一”节前,在最热的那几天,我去看望住在平安南大街的一位老首长。当时热得喘不过气来,在街上走一会儿衬衣就被汗水湿透了。可走进老首长的院子,就感到凉爽了许多,他的院子里,除了几间平房,全是参天大树,走在院内的小路上,几乎看不见阳光,进屋后更觉着有凉爽之意。这使我突然想起了那年四十摄氏度高温的天津蓟县,走进盘山公园,在参天大树下行走,并不感到很热的原因。

  由此我想到更多的是,如果能像吴书记、臧市长所说的那样,将石家庄市建成森林式的城市该多好。那时,城中有多片森林公园,公园内有参天大树,作为天然空调,既遮阳,也输出氧气。路旁、房前、屋后、大楼之间,可植树的地方全是高大的树木。彻底改变楼前光秃秃,路上土乎乎,夏天热乎乎,冬天干乎乎的景象。如果我们再发奇想,在城市变森林的基础上,把整个太行山都绿化了,到那时候,不仅石家庄市气候要发生巨大变化,乃至华北地区都会改变。生活在石家庄市的人们,就会感到石家庄的夏天是清新、凉爽的夏天。(董国华)